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化>智库>

怀进鹏:构建适应“互联网+”发展的生态系统

发布时间:2018-10-12 | 作者:中国发展观察 | 编辑:科协

未来一二十年,中国应当如何看待互联网和“互联网+”?从创新的角度,应当进行怎样的思考?在日前举行的“互联网+”支撑环境建设研讨会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怀进鹏提出这两个问题,作为他演讲的开场白。

在题为《互联网+支撑环境:创新与活力》的演讲中,怀进鹏说,“互联网+”代表着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互联网”是出发点,“+”则是开放融合。他分析了中国在互联网应用和技术产业发展过程中呈现的特点:一是从科技、商业模式创新的单向驱动进入了科技与商业模式互动发展的阶段,这是中国在“互联网+”领域新的独特变化。二是从过去以引进投资和商业为主的商业经济,进入了以创新为核心要素、以市场配置资源为主的现代经济。

一、“互联网+”的创新机遇和奇点何在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和人才队伍建设。这为我们今后发展“互联网+”和打造新经济提供了重要指南。

“进入新的时代,我们遇到从传统方式到现代方式的大变革,这个变革来自科技的变革、来自思想的变革。”怀进鹏认为,当前我们面临着计算模式的变革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20年来,计算模式变革不仅带来行业模式的改变,也带来经济社会的转变。在经历了计算系统的主机模式、互联网模式、移动互联网模式之后,我们正在进入万物互联,工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物理世界与信息世界或数字世界有机结合的新时代。这实际上是依赖于计算为基础的。

在怀进鹏看来,从信息化和工业化“两化融合”到智能化时代, IT产业自身仍然有很强的生命力和创新力。同时,它所带动的不仅是信息、通讯行业,更重要的是它进入了工业领域,进入了生命世界,进入了社会无所不在的环境。可以说,这样一个领域已经对全行业产生深刻影响。当一个行业影响所有行业的时候,自然就会推动它们的发展和变化,带动社会转型。

怀进鹏说,信息技术带动相关行业群体突破,需求驱动和问题导向的新产业变革正处在孕育期。以制造业为例,需求驱动不仅是针对生产制造,而且将使制造业的各种服务和附加值产业得到发展,比如自行车行业。

就产业发展和现代经济而言,有哪些新机遇和奇点?怀进鹏认为是大网络体系初现与智能制造平台的发展。他表示,进入工业互联网对经济产生大影响的时代,不仅需要大数据,还需要大网络。从PC互联网的充分应用,到移动互联网,再到工业互联网,形成了一个新的网络体系。这个新的网络体系就是互联网和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新空间。

在这样的大网络下,怀进鹏说,互联网+制造业正从流程管理进入以数据分析为基础的竞争阶段。在这一过程中,我们面临的挑战非常多,不仅有新技术的挑战,还有芯片、软件差距等问题。

首先,数据分析是新的竞争能力。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国土安全、交通管理,还是生产生活等方面,都改变了偶然性的数据分析,转变为高频、实时的数据分析,从而对数据分析能力提出新的挑战,也提高了对芯片、软件的要求。今后,数据分析不仅是拿来数据去计算,而且有很多新的发展空间。

其次,生物计算正向我们走来。数据计算智能的产生,将成为解决人类健康问题和重大疾病治疗的重要方式。例如,安妮·沃西基(Anne E. Wojcicki)的公司发明了只需2毫升口水就能进行的基因测序技术——The Retail DNA Test。这一技术被《时代周刊》(Times)评为2008年最佳发明,可与爱迪生电灯、特斯拉汽车相比。它的所有内容是基于信息计算的,或者叫生物计算、基因计算。

“未来的智能经济应该是数字世界、生物世界和物理世界的发展。”怀进鹏分析,现在,从科学发现到技术发明、再到产业应用的转化周期日益缩短;同时,逆袭科学发明创造的机会来到。新技术的产生为技术和经济融合带来新的机会,科技促进了人的观念和思维方式转变,不仅带来产业革命,还对经济社会带来新的影响。因此,未来“互联网+”的核心竞争能力就体现在创新活力上,既体现在传统的数字世界,也体现在网络计算;既包括芯片、软件和新的商业模式,也包括工业互联网、生命世界等领域。

二、“互联网+”的机制建设需要深度思考

互联网把我们带入了现代经济,现代经济的核心就是创新活力。怀进鹏说,智能时代和新经济的特征,总结起来就是三点:连接、开放、共享。《时代周刊》2010年将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视为“改变世界的十大想法之一。

怀进鹏表示,“互联网+”时代的创新,已经由过去创新单向驱动产业的路径,转变为领先企业推动应用研究,大学和企业在发展中再进行互动发展的新模式。这种商业模式创新和科技创新逆袭的状态是“互联网+”创新的主要源头。创新的组织方式也更加有效,在“互联网+”的环境下,形成了供应商、用户及第三方共同参与创新的新模式。

创新改变了产业生态的构建方式,改变了关键要素的供应方式,特别是改变了竞争合作的组织方式。在怀进鹏看来,“互联网+”代表了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不仅是技术与产业的结合,更重要的是生产要素和商业模式的重构,共同形成了产业和经济组织的迭代创新。

“互联网+ ”已经成为中国“双创”的最亮点。怀进鹏列举了一组数据:中国的独角兽企业总数达到98家,仅次于美国(108家)。其中,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分享出行等行业的企业占到56%。中国BATH(指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华为4家中国企业)以开发者大会等形式“购买创新”,实现全球创新资源的融通和集成共享,创新模式被誉为超越了GUTA (指谷歌、优步、特斯拉、苹果等4家跨国企业)。猪八戒网以“数据海洋+钻井平台”模式,聚集超过1300万专业技能人才和机构,为600万家企业提供企业全生命周期服务,成为国内最大的众创众包企业和专业技能分享经济平台。

“‘互联网+’仅有科技是不够的,科技只是动因,真正推动变革还需要法律、公民技能、道德以及商业模式、社会组织模式的演进。”怀进鹏表示,“互联网+”是一种连接、开放和共享相融合的经济发展。我们要适应“互联网+”的步伐,推动经济转型发展,形成现代经济发展的生态环境。其中,组织管理是重要的,政府支撑是不可或缺的。

他强调,“有效率的经济组织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如果社会没有刺激个人和机构去从事引起经济增长的活动,便可能导致停滞;如果一个社会没有经济增长,那可能是因为没有为经济创新提供刺激。”为此,应该在制度、政策特别是组织方式上做一些深度思考,以有利于把“互联网+”打造成经济发展的新力量和经济转型的新动能。

“当然,我们对‘互联网+’的理解还有很大的局限性,也很难完全把握。但有一点我们是共同了解的,工业社会的组织结构,和连接、开放、共享时代的组织结构是完全不同的,这就需要我们对于开创什么样的组织结构形式进行思考,并且通过制度和政策推动发展。”怀进鹏说,西方发达国家在建立创新体系和投资制度建设等方面有很多思考,比如全球配置的生产链、供应链等。他表示,“互联网+”时代的最大挑战就是开放或封闭的挑战。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充分说明了我们选择的正确,在未来的发展当中,仍要积极推动开放。

总之,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推动着新的市场发展,互联网引发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3D打印、传感器等新技术都在发展、变化。一个产品从技术到应用的新模式正在形成。这样一种新的市场、新的业态,将会打破我们在工业化时代对产品的理解和经济的运行方式,也必然带来产业的变化和管理的变化。“而我们对这样的变化和不确定性是没有把握的,不是靠简单预测就能完成的。因此,推进政府、产业界、学术界、咨询界、智库的研究,进一步理解不确定性,把握未来方向,对于推动信息经济、现代经济的生态系统打造有着积极意义。”怀进鹏说。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杂志201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