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化>智库>

科技工作者建议:应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高度把握理解科协改革

发布时间:2018-10-11 | 作者: | 编辑:科协

重庆市科协《三型科协组织建设研究》课题组

作为党的群团组织,科协是中国政治体制与国家治理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既具有政治功能,也具有治理功能。科协发展,不仅对中国的科技事业,对现代化建设,而且对党和国家建设都具有特殊作用。这就意味着,科协发展不仅要遵循自身发展逻辑,而且还置身于中国政治发展逻辑与现代化建设逻辑之中。国家治理现代化既是中国政治社会发展的时代命题,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为了在新的社会条件下重新整合各方力量,推动科技事业发展,就要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高度来理解和把握科协改革,推动科协系统组织形态重塑和创新。

一、作为党的群团组织,科协兼具政治功能和治理功能

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有政治统治和国家管理两种职能。前者强调由谁以及怎样掌握国家公共权力,重视公共权力的产生与巩固,侧重的是合法性;后者强调怎样运用公共权力以处理公共事务,重视公共事务的处理及后果,侧重的是有效性。前者对应着政治功能,后者对应着治理功能。基于合法性建构而形成的权力关系制度化安排,形成了政治体制;基于有效性获得而形成的权力关系制度化安排,形成了治理体系。

科协既是中国政治体制的组成部分,也是国家治理体系的组成部分,兼具政治与治理的功能。一方面,科协是连接着党、政府和科技工作者的机制性的制度与组织,既要维护科技工作者利益以实现党的政治认同,也要协调各种社会组织间的利益诉求以实现党的政治引领,还与公共权力有密切联系,以维护与巩固公共权力为第一特性,具有显性的政治功能。另一方面,科协还必须围绕科技事业发展,协助国家参与推动相关公共事务,为相关社会主体和科技工作者提供各类公共服务,服务好基层一线的科技工作者,激发其科技创新能力,助力创新型国家建设。因此,科协不仅具有政治功能,还具有广泛的治理功能。

二、国家治理现代化是中国政治社会发展的时代命题

中国作为后发国家,其现代化道路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特别是现代化建设所必不可少的组织化基础,即把零散的社会力量组织动员起来的能力,是依靠政党组织(即中国共产党)而建构起来的。建国之初,为了克服现代化建设对组织化的诉求与传统社会“一盘散沙”之间的矛盾,国家在宏观上建立以政权为主导的计划经济体制,在微观上建立了以基层党组织为领导的单位社会体制,为现代化建设提供了组织化基础。为了获得可持续发展动力,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改革开放的决定。经过近四十年的努力,伴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持续提升与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深入推进,作为现代政治形态结构要素的现代政党、现代国家、现代市场与现代社会在中国基本生成,尤其是社会和经济领域的多元性、自主性日益显著,于是就在传统体制之外形成了新的社会力量组织形态。此外,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产业的迅猛发展,中国已经提前进入网络社会,这不仅意味着在传统物理空间之外新生成了一个网络交互空间,还意味着人们的交往方式和生活方式正在改变,通过互联网而实现“自我组织化”的能力不断增强。

然而,国家、政党、社会和市场作为现代要素的应有功能尚未充分发育,各要素之间也尚未形成有机化互动,特别是传统的基于计划经济的惯性思维和基于单位体制的组织形态越来越不适应治理现代社会的需要。为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基于顶层设计,全面深化改革,推动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党的十九大进一步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明确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和基本方略。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既是中国政治社会发展的时代命题,也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奋斗目标。

因此,国家治理体系中的各个部分就要依据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调整各自的价值理念、运行机制和组织形态,以适应时代发展与现代化建设的新要求。科协作为科技领域的群团组织,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才能更好发挥政治功能和治理功能。

三、科协改革是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必然要求

科协改革既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背景下的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所谓国家治理现代化就是指根据现代化建设的新发展,围绕着公共事务处理,开发国家治理体系中参与主体的功能,重新调整这些主体之间关系,以提升国家治理能力与效果。从具体来说,就是要根据时代发展与现代化建设的需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积极开发政党、国家、社会与市场的功能,推动彼此之间有机化良性互动的形成。

从国家治理体系来看,科协基于科技事业与科技工作者,与政党、国家、社会与市场都有着密切联系,是国家治理体系中,各参与主体产生有机互动的一个制度性与组织性的机制。首先,科协是党的群团组织,是党的组织体系的外延,也是党实现政治联系的组织载体。其次,科协在人大和政协中有着制度化的参与机制,与政府各有关职能部门也都有着协同工作机制,是承接政府职能转移的重要渠道。再次,科协联系着学会,联系着科研机构,联系着广大科技工作者,既能通过科协自身组织体系整合社会力量,也能依托这些联系机制提供公共服务。最后,科协能为传统体制之外的新生社会力量提供对接现有体制机制的有效通道,也能为其更好地参与科技事业发展创造平台。正是科协作为群团组织的特有地位,赋予科协以独特的优势,这些优势往往是其他治理主体所无法替代的。国家治理背景下的科协改革,就是要把科协的功能和优势充分发挥出来。

为此,科协改革既要围绕此轮群团改革的总体要求,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去除“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也要结合科协工作自身的特点,建设“开放型、枢纽型、平台型”科协组织。从逻辑上讲,推动科协改革就是要通过重塑与创新科协自身的组织形态,从而重塑科协与政党、国家、社会、市场之间的关系,最终服务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需要。

四、要对标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推动科协系统组织形态重塑与创新

任何组织都是权力关系空间,所谓组织形态就是这些权力关系与组织网络的组合与运行的形态,而这些权力关系与组织网络及其组合,都是为了实现某方面功能或整体性功能。这些权力关系与组织网络不仅涉及组织内部,而且也影响与连接到组织外部,组织的功能也是如此。因此,从组织的维度来讲,科协系统改革实际上就是要调整组织系统内部与外部的权力关系与组织网络,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运行机制,对标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充分发挥科协的政治功能与治理功能。

从内部权力关系与组织网络来看,科协系统主要涉及的关系包括:广义的科协领导机构与狭义的科协办事机关的关系,科协机关与科协基层组织关系,科协机关与学会关系,学会内部关系、学会与学会关系,科协的机关、基层组织、学会与其内部工作人员关系,以及科协系统组织与科技工作者关系。从外部权力关系与组织网络来看,科协系统主要涉及的关系包括:科协系统与党组织关系、科协系统与政协关系、科协系统与人大关系,科协系统与政府关系,科协系统与企业关系、科协系统与社会组织关系、科协系统与事业单位关系、科协系统与尚未联系到的科技工作者关系、科协系统与一般民众关系。概括而言,这些关系就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关系空间在科协工作机制上的体现,实质上还是科协与国家、政党、社会和市场之间的关系。

对于科协系统来说,内外权力关系与组织网络最重要交集点是科技工作者,内部权力关系最重要交集点是学会,对外权力关系最重要就是通过提供公共服务产品与国家和社会建立联系与体现其价值,同时通过接受党的领导实现与政党的联系。这既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实践中,此轮科协改革的具体工作也主要是围绕着四个方面展开的。因此,既要把科协改革作为具体工作来落实,也要站在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高度来理解和把握科协改革,推动科协工作格局重塑、流程再造、组织重构。科协改革既是一系列具体工作,也是思维观念的转变,更是组织维度的全面提升。

专家名单:

王合清  重庆市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

郑长忠  复旦大学政党建设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沈大伟  复旦大学政党建设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助理